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>

大学生心理弹性与人格特征_情绪调节方式及中性情绪面孔知觉的关系_张佳佳

发布时间:

DOI:10.16128/j.cnki.1005-3611.2011.03.022
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

2011 年

第 19 卷

第 3期

· · 347

大学生心理弹性与人格特征、情绪调节方式 及中性情绪面孔知觉的关系
张佳佳 1, 李敏 1, 彭李 1, 韩爱华 2, 廖文君 *
(1.第三军医大学护理学院心理学教研室 ,重庆 400038 ;2.91286 部队门诊部 ,山东 青岛 266023)
【 摘要 】 目的 : 研究大学生的心理弹性与人格特征 、 情绪调节方式及中性情绪面孔知觉的关系 。 方法 : 采用心理弹性 量表 、 情绪调节方式问卷和艾森克人格问卷 (EPQ) 对 154 名大学生进行调查 , 并对心理弹性高分组和低分组被试进行 中性情绪面孔知觉的实验 。 结果 :① 心理弹性高分组大学生宣泄调节 (t=5.966 ,P=0.000) 、 内外向 (t=3.903 ,P=0.000) 得分 显著高于 低 分 组 , 神 经 质 (t=-3.036 ,P=0.000) 得 分 显 著 低 于 低 分 组 ;② 大 学 生 心 理 弹 性 与 情 绪 宣 泄 调 节 、 内 外 向 有 显 著的正相关 , 与神经质有显著的负相关 ;③ 在悲伤和高兴 (S-H) 任务中 , 心理弹性高分组比低分组 更 多 的 将 中 性 面 孔 判断为高兴 (t=2.601 ,P=0.012) ; 在高兴和恐惧 (H-F) 任务中 , 心理弹性高分组比低 分 组 更 多 的 将 中 性 面 孔 判 断 为 高 兴

(t=2.003 ,P=0.05) ; 在恐惧和悲伤 (F-S) 任务中 , 心理弹性高分组和低分组在对中性面孔判断上没有显著性差异 。 结论 :
大学生的心理弹性与情绪宣泄调节 、 内外向及神经质有显著的相关 ; 心理弹性高的大学生在面对更多复杂情境时比 心理弹性较低的人更能积极认知和有效应对 。 【 关键词 】 心理弹性 ; 情绪面孔知觉 ; 大学生 文献标识码 : A 文章编号 : 1005-3611(2011)03-0347-03

中图分类号 : R395.6

Relationship Between Resilience and Personality ,Emotion Regulation and Affective Perception of Neutral Faces in College Students
ZHANG Jia-jia , LI Min , PENG Li , HAN Ai-hua , LIAO Wen-jun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,Nursing College ,Third Military Medical University ,Chongqing 400038 , China
【Abstract】

Objective : The objective was to research the resilience and personality, emotion regulation and affective

perception of neutral faces in college students. Methods : Resilience Scale for Adults (RSA), Connor-Davidson Resilience Scale(CD-RISC), Emotion Regulation Questionnaire, and 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(EPQ) were applied in this sur 鄄 vey to 154 college students, and the high resilience group and low resilience group were tested for affective perception of neutral faces task. Results: ① Compared with the lower resilience group, the high resilience group scored significantly higher in vent regulator (t=5.966, P=0.000) and extraversion (t=3.903, P=0.000), while lower in neuroticism (t=-3.036,%P= 0.000); ② Resilience have obvious positive correlation with the vent regulator and extraversion, and negative correlation with the neuroticism; ③ Compared with the lower resilience group, the high resilience group more often judged neutral faces to be happy in S-H task(t=2.601,P=0.012) and H-F task(t=2.003, P=0.05), but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F-S task (t =-1.259, P =0.217). Conclusion: College students ’ resilience have obvious correlation with vent regulator, extraversion and neuroticism; the high resilience individuals may better cognitive and cope with certain difficult situations .
【Key words 】

Resilience ; Affective perception of neutral faces ; College students

Richardson[1] 将心理弹性定义为 :① 在 压力和逆 境中能良好应对的能力 , ② 能够从压力和逆境中得
到积极的成长 。 心理弹性已经越来越被国内外的研 究者所关注 , 国内已有的研究重点调查了影响大学 生心理弹性的因素 , 中学生的心理弹性与学业压力 的关系 [2]等 ,较少涉及到人格特征和情绪 。 国外研究 认为 ,心理弹性与内外向人格特征有显著的正相关 ,
【基 金 项 目 】 全 军 医 学 科 研 “ 十 一 五 ” 计 划 面 上 项 目 (06MA194 ); 第

与神经质有显著的负相关 [3,4]。 因此 , 人格特征是影 响心理弹性的一个重要因素 。 情绪也是心理弹性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 , 正负 情绪 、情绪调节方式如何对心理弹性产生影响 ,也越 来越被国内外的研究者关注 。 国内许多研究显示 ,心 理弹性与积极情绪有显著的正相关 [5]。 Cohn[6]等通过 对大学生的调查发现 , 积极情绪对心理弹性和生活 满意度有预测作用 。 Tugade[7]等认为心理弹性较强的 个体能够从压力事件或逆境中获得积极的情绪 。 同 时 ,国外的研究也关注情绪调节对心理弹性的影响 。 研究表明 ,在面对消极刺激时 ,个体可以主动地进行 情绪调节 , 从而减少心理和生理上的情绪反应和情

三 军 医 大 学 预 研 基 金 项 目 (2009XYY13 ); 重 庆 市 软 科 学 研 究 项 目 (CSTC ,2009CE9038 ); 重 庆 市 教 育 科 学 “ 十 一 五 ” 规 划 课 题 (2008-

GJ-231 )
通讯作者 : 李敏

* 北京市丰台区东安街头条 19 号院卫生处

· · 348

Chinese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ology Vol.19 No.3 2011

绪变化 [8,9]。 因此 , 心理弹性较高的人能在复杂的压 力和逆境中善于识别各种情境 , 调节情绪并能做出 良好的应对 。 而情境状态与人的面部表情有着密切 的关系 , 辨认面部表情是识别情绪状态 , 并作出相应 的判断的第一步 。 但是心理弹性较高的人与心理弹 性较低的人在情绪面孔识别 、 情绪调节方式上是否 有差异 , 目前国内还未有实验研究 。 因此 , 研究心理 弹性不同的个体在中性情绪面孔识别 、 情绪调节方 式以及人格特征上的差异对认识心理弹性的作用机 制有着重要的意义 。

1
1.1

对象与方法

对象 对重庆某高校大一新生进行随机抽样, 发放 154 份问卷 , 收回有效问卷 144 份 。 所有被试智力正 常 , 视力或矫正视力良好 , 没有色盲 , 均为右利手 , 排 除精神病和精神病家族史 。 根据成人心 理弹性量表 (RSA) 和心理弹性 量表 (CD-RISC) 共同筛选出心理弹性高分组和低分组各 27 人 , 进行中性情绪面孔反应偏向实验 。 其中男生 16 人 , 年龄 19.25 (s=1.65) 岁 , 女生 38 人 , 年龄 19.28 (s=1.29 ) 岁 。 具体筛选过程如下 : 全部被试 RSA 量 表得分范围为 71-132 ,CD 量表得分范围为 45-93 。 以 27% 为划界标准 , 分别对 RSA 量表和 CD 量表进 行排序 , 分别选取 RSA 量表和 CD 量表中的高分组 和低分组各 38 人 , 在两个量表中同时处于高分组和 低分组的被试即分别归为心理弹性高分组和低分组 被试 。 1.2 工具 本研究使用的心理测量问卷包括 : ① 成人心理 弹 性 量 表 (Resilience Scale for Adults ,RSA ) [3], 包 括 33 个 项 目 , 从 0 “ 完 全 不 是 这 样 ” 到 4 “ 几 乎 总 是 这 样 ” 进行 5 点计分 。 该量表在国内大学生中有良好的 的 信 效 度 [10,11]。 ② 心 理 弹 性 量 表 (Connor-Davidson resilience scale ,CD -RISC ), 由 Connor 和 Davidson 编制的心理弹性问卷 , 包括 3 个因子共 25 个项目 , 从 0 “ 完全不是这样 ” 到 4 “ 几乎总是这样 ” 进行 5 点 计分 。 该量表能够有效地测量美国普通人群及临床 患者的心理 弹性状况 [12], 在 中国人群中 信效度也较 好 [13]。 ③ 情绪调节方式量表 , 采用黄敏儿 、 郭德俊编 制的情绪调节方式问卷 , 包括两个因子宣泄调节和 抑制调节共 24 个项目 , 按照 1 “ 偶尔或无 ” 到 4 “ 几乎 总是 ” 进行 4 级评分 。 ④ 艾森克人格问卷 (EPQ ), 由 龚耀先修订 , 选用内外向和神经质两个维度 。 1.3 方法 1.3.1 研究材料 采用罗跃嘉 [14]编制的中国情绪刺 激图片分类系统中的情绪面孔图片共 120 张 , 其中 ,

中性面孔 30 张 , 高兴面孔 30 张 , 悲伤面孔 30 张 , 恐 惧面孔 30 张 。 把所有的面孔都制成同样大小 ( 约 26×300 像素 , 接近 9×10 厘米 )。 所有实验材料采用 E-Prime 软件编程呈现 。 1.3.2 研究范式 采 用 Arce 在测量中 性 面 孔 知 觉 实验中的实验范式 : 面孔识别任务 (Explicit Morphed Faces Task ), 研究被试在不同情绪面孔 ( 高兴 、 悲伤 、 恐惧 ) 影响下对中性面孔的认知识别偏向 。 总共包括 3 个实验 : 悲伤 — 高兴 (S-H ) 任务 、 高 兴 — 恐 惧 (HF) 任 务 、 恐 惧 — 悲 伤 (F-S) 任 务 , 每 个 任 务 呈 现 90 张图片 ( 包括两种情绪面孔和中性面孔各 30 张图 片 ), 记录被试在每个任务中对中性面孔的识别偏 向 , 以 “1 ” 或 “0 ” 记录被试的反应 。 指导语 :“ 你将在屏 幕上看到一张面孔 , 如图所示 。 你需要判断这张面孔 是悲伤或快乐 ( 恐惧或悲伤 , 快乐或恐惧 )。 1.3.3 计分方法 将被试的反应结果转换成标准化 的 计 分 方 式 , 具 体 如 下 : ① 在 悲 伤 — 高 兴 (S-H ) 任 务 、 高兴 — 恐惧 (H-F ) 任务中 , 统计被试将中性面孔 判断为高兴的图片的百分比 , 以此作为被试在该项 实验中的得分 。 ②在恐惧和悲伤 (F-S ) 任务中 , 统计 被试将中性面孔判断为悲伤的图片的百分比 , 以此 作为被试在该项实验中的得分。 对全部数据进行 SPSS11.5 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, 包括 t 检验 、 相关分 析 、 回归分析 。

2
2.1





心理弹性高低组的情绪调节方式 、 人格的比较 心理弹性高分组大学生宣泄调节 、 内外向得分

显 著 高 于 低 分 组 , 神经质得分显著低 于 低 分 组 。 见表 1 。 2.2 心理弹性与情绪调节方式 、人格的相关分析 心理弹性与宣泄调节及内外向人格特征有显著 正相关 , 与神经质有显著的负相关 。 见表 2 。 2.3 心理弹性高低组中性情绪面孔识别偏向比较 在悲伤和高兴 (S-H) 任务中 , 心理弹性高分组比 低分组更多的将中性面孔判断为高兴 ; 在高兴和恐 惧 (H-F) 任务中 , 心理弹性高分组比低分组更多的将 中 性面孔判断 为高兴 ; 在恐 惧 和 悲 伤 (F-S) 任 务 中 , 心理弹性高分组和低分组在对中性面孔判断上都没 有显著性差异 。 三组任务中 , 心理弹性高低组的反应 时均无显著差异 。
表1 心理弹性高低组的情绪调节方式和人格的比较

  &’

 ! "#$ ()*

 ±   ±  % ±   ± 

 ±    ±  %  ± %  %± 

      + 

       

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表2

2011 年

第 19 卷

第 3期

· · 349

心理弹性与情绪调节方式和人格的相关分析 (n=99)

本次实验提供了实验材料, 保证了实验的顺利进行 。 )
参 考 文 献

    ’ ( 

   ") 

  !  "!

  "#  !#

 $  %& $  % )

1 2

注 :**P<0.01 , 双侧 表3 心理弹性高低组面孔识别偏向的比较
               ±   ±  ± !   ±    ±   ±   ±   ±   ""±   ! ±   !± !   ± "!          "!         "      !

3

4

5 6

3





本次研究结果显示 ,心理弹性与宣泄调节情绪 、 内外向人格特征都有显著的正相关 , 而与神经质有 显著的负相关 , 且心理弹性高分组和低分组在情绪 调节方式 、 内外向以及神经质上都有显著性差异 。 这 与国内外的 研究是一致 的 [3,4,11,15]。 王燕 秋 [11] 等 报 道 ,大学生的心理弹性与内外向有显著的正相关 ,与 神经质有显著的负相关 。 Friborg[3] 等将 RSA 问卷应 用于军校 482 名学生 , 结果发现外向性与心理弹性 有显著相关 。 Campbell-Sills [4] 研究了圣地亚哥大学
9 8 7

132 名大学生 , 结果发现 , 心理弹性与神经质有显著
的负相关 ,与外向性有显著的正相关 。 结果提示 ,心 理弹性较高的个体可能采用积极的情绪调节方式 , 在面对压力情境时 ,能更好的作出积极的应对 。 本次研究发现 , 心理弹性较高的大学生在面对 中性面孔时 , 更多的将其判断为积极情绪或正性情 绪面孔 , 尤其在悲伤和 高兴 (S-H) 面孔 实验 、 恐惧和 高兴 (F-H) 面孔实验中 。 这和 国 内 外 的 研 究 是 一致 的[16,17]。 这提示 ,心理弹性较高的个体在面对不确定 的情绪面孔时会偏向于认知为积极情绪面孔 。 这说 明 ,心理弹性较高的人在面临复杂的陌生情境时 ,可 能更多地将陌生情境判断为积极情境 , 可能更容易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问题 , 并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 。
15 14 13 12 11 10

Fredrickson[17]更进一步的研究显示 ,体验到更多积极
情绪的个体 , 随着时间的增长在逆境中的心理弹性 会增加 。 这说明 ,心理弹性可能与个体内部的情绪认 知加工方式有关 , 个体的情绪状态并不是一成不变 的 , 而是可以调节的 , 通过有效的情绪调节 , 从而更 好地应对逆境 。 这对于研究心理弹性的个体差异 、 探 索通过训练个体积极情绪进而提高心理弹性有着重 要的意义 。 ( 致谢 : 感谢北京师范大学罗跃嘉教授为
17 16

Richardson GE. The metatheory of resilience and resiliency. J Clin Psychol, 2002, 58(3): 307-321 蔡颖 , 梁宝勇 , 周亚娟 . 中学生的升学考试压力 、 心 理 弹 性 与 压 力 困 扰 的 关 系 . 中 国 临 床 心 理 学 杂 志 ,2010 ,18(2): 180-182 Friborg O, Barlaug D, Martinussen M, et al. Resilience in relation to personality and intelligence. Int J Methods Psychiatric Res,2005, 14: 29-42 Laura CS, Cohan SL, Stein MB. Relationship of resilience to personality, coping ,and psychiatric symptoms in young adults. Behavior Research and Therapy, 2006, 44: 585-599 谭晟 . 考研大学生的积极情绪 、 心理弹性与 压 力 适 应 的 关 系研究 . 首都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,2009 Cohn MA, Fredrickson BL, Brown SL, et al. Happiness unpacked: Positive emotions increase life satisfaction by building resilience. Emotion, 2009, 9: 361-368 Tugade MM, Fredrickson BL, Barrett LF. Psychological resilience and positive emotional granularity: Examining the benefits of positive emotions on coping and health. J Pers Soc Psychol, 2004, 72(6): 1161-1190 Jackson DC, Malmstadt JR, Larson CL, et al. Suppression and enhancement of emotional responses to unpleasant pictures. Psychophysiology, 2000, 37: 515-522 Ochsner KN, Ray RD, Cooper JC, et al. For better or for worse: Neural systems supporting the cognitive down- and up -regulation of negative emotion. Neuroimage, 2004, 23: 483-499 张佳佳 , 任景敏 , 黄健 , 等 . 成人心理弹性量表在军校大学 生 中 的 信 效 度 研 究 . 中 华 行 为 医 学 与 脑 科 学 杂 志 ,2010 , 19(4) :377-379 王燕秋 , 张佳佳 , 任景敏 , 等 . 大学生心理弹性及其影响因 素分析 . 第三军医大学学报 ,2010 ,32(7) :684-686 Connor KM, Davidson JR. Development of a new resilience scale: The Connor -Davidson Resilience Scale (CD -RISC). Depress Anxiety, 2003, 18(2): 76-28 张钰 , 李敏 , 张 佳 佳 , 等 . 应 激 回 弹 力 问 卷 在 军 人 中 的 信 效 度研究 . 第三军医大学学报 .2010 ,32(2) :115-118 黄 宇 霞 ,罗 跃 嘉. 国 际 情 绪 图 片 系 统 在 中 国 的 试 用 研 究 .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,2004 ,18(9) :631-634 Ormel J, Oldehinkel AJ, Vollebergh W. Vulnerability be fore, during, and after a major depressive episode : A 3 wave population-based study.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, 2004, 61: 990-996 Arce E, Simmons AN, Stein MB, et al. Association between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self-reported emotional resilience and the affective perception of neutral faces.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, 2009, 114: 286-293 Fredrickson BL. The broaden-and-build theory of positive emotions. The Royal Society, 2004, 359: 1367-1377 ( 收稿日期 :2010-12-04)



热文推荐
猜你喜欢
友情链接: 简历 面试求职范文 职业规划 自我管理 社交礼仪 76242百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