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>

2019高考文言文阅读题译文精品教育.doc


2019 年高考文言文阅读题译文
全国 1 廖刚字用中,南剑州顺昌人。宣和初,自漳州司录除国子录, 擢监察御史。时蔡京当国,刚论秦无所避。以亲老求补外, 出知兴化军。钦宗即位,以右正言召。丁父忧,服阕,除工 部员外郎,以母疾辞。绍兴元年,盗起旁郡,官吏悉逃去, 顺昌民以刚为命。刚喻从盗者使反业,既而他盗入顺昌,部 使都檄刚抚定,刚遣长子迟喻贼,贼知刚父子有信义,亦散 去。寻召为吏部员外郎,言:“古者天子必有亲兵自将,所 以备不虞而强主威。愿稽旧制,选精锐为亲兵,居则以为卫, 动则以为中军,此强干弱枝之道。”又言:“国家艰难已极, 今方图新,若会稽诚非久驻之地。请经营建康,亲拥六师往 为固守计,以杜金人窥伺之意、”丁母忧,服阕,复拜给事 中。刚言:“国不可一日无兵,兵不可一日无食。今诸将之 兵备江、淮,不知几万,初无储蓄,日待哺于东南之转饷, 浙民已因,欲救此患莫屯田。”因献三说,将校有能射耕, 当加优赏,每耕田一顷,与转一资,百姓愿耕,假以粮种, 复以租赋。上令都督府措置。时朝廷推究章@、蔡卞误国之 罪,追贬其身,仍诏子孙毋得官中朝。至是章杰自崇道观知 婺州,章仅自太府丞提举江东茶盐事。刚封还诏书,谓即如 此,何以示惩,乃并与祠。时徽宗已崩,上遇朔望犹率群臣 遥拜洲圣,刚言:“礼有隆杀,兄为君则君之,己为君则兄
第1页

之可也。望勉抑圣心,但岁时行家人礼于内庭。”从之。郑 亿年与秦桧有连而得美官,刚显疏其恶,桧衔之。金人叛盟, 刚乞起旧相之有德望者,处以近藩,桧闻之曰:“是欲置我 何地耶?”改工部尚书,而以王次翁为中丞。初,边报至, 从官会都堂,刚谓亿年曰:“公以百口保金人,今已背约, 有何面目尚在朝廷乎?”亿年奉祠去。明年致仕。以绍兴十 三年卒。(节选自《宋史·廖刚传》) 文言文翻译参考: 廖刚字用中,是南剑州顺昌人。宜和初年,从漳州司录授国 子录,提升监察御史。当时蔡京掌权,廖刚论奏无所顾忌。 因双亲年老要求补授地方官,出朝为兴化军知军。钦宗即位, 以右正言召回。父亲去世服丧,服丧期满,授工部员外郞, 因母亲有病推辞不受。 绍兴元年,邻州出现了盗贼,官吏全都逃走,顺昌人听廖刚 的命令。廖刚告知跟随盗贼的人回来就业,接着其它盗贼进 入顺昌,路监司下令廖刚安抚平定。廖刚派长子廖迟规劝盗 贼,贼知道廖刚父子有信义,也都散去。 不久召入任吏部员外郞,进谏说:“古代天子一定有亲兵自 己率领,用来防备意外并加强君主的威势,希望考核旧制, 挑选精锐为亲兵,平常作为防御,行动时作为中军,这是强 干弱枝之法。”又进谏说:“国家艰难已达到顶点,现在正 要图谋革新,像会稽这样的地方确实不是可以长久停留的。
第2页

请营建建康,亲率六军前往作为固守的计策。以杜绝金人有 攻占的想法。” 母亲去世服丧,服丧期满,重新为给事中。廖刚进谏说:“国 家不能一天没有军队,军队不能一天没有粮食。现在众将的 军队防守江、淮,不知几万人,开始没有储蓄,每天等待东 南运来的粮饷开饭,浙民已经贫乏,想除去这个忧患不如屯 田。”于是献上三说,将校有能射猎耕种的,应当给予优厚 的奖赏,每耕田一顷,给他升一级武阶;百姓愿意耕种的, 借给他们粮种,用租赋偿还。皇上命令都督府安排这件事。 当时朝廷追究章惇、蔡卞误国之罪,追贬他们,又下诏子孙 不得在朝中做官。到这时章杰从崇道观任婺州知州,章仅从 太府丞提举江东茶监事。廖刚密封交还诏书,认为这样做, 以什么来表示惩戒,于是一并给与祠禄官。 当时徽宗已经去世,皇上遇到初一十五还率领群臣遥拜洲 圣,廖刚进谏说:“礼有厚薄,哥哥为君就用君礼对他,希 望抑制圣心,只要逢年过节在内廷行家人礼就可以了。” 郑亿年因与秦桧关系而得到美官,廖刚上疏明显揭发他的恶 行,秦桧恨廖刚。金人背叛盟约,廖刚请求起用德高望重的 旧相,安排到近藩,秦桧知道后说:“这是想把我放到什么 地方呢?”改授工部尚书,而以王次翁为御史中丞。当初, 边报到时,从官聚集在都堂,廖刚对郑亿年说:“你用百口 保金人,现在金人已经背叛盟约,有什么面目还待在朝廷
第3页

呢?”郑亿年为祠禄官而离朝。廖刚第二年退休,绍兴十三 年去世。 全国卷 2 王昙首,琅邪临沂人,太保少弟也。幼有业尚,除著作郎, 不就。兄弟分财,昙首唯取图书而已。辟琅邪王大司马属, 从府公修复洛阳园陵。与从弟球俱诣高祖,时谢晦在坐,高 祖曰:“此君并膏粱盛德,乃能屈志戎旅。”昙首答曰:“既 从神武之师,自使懦夫有立志。”晦曰:“仁者果有勇。” 高祖悦。行至彭城,高祖大会戏马台,豫坐者皆赋诗;昙首 文先成,高祖览读,因问弘曰:“卿弟何如卿?”弘答曰: “若但如民,门户何寄。”高祖大笑。昙首有识局智度,喜 愠不见于色,闺门之内,雍雍如也。手不执金玉,妇女不得 为饰玩,自非禄赐所及,一毫不受于人。太祖为冠军、徐州 刺史,留镇彭城,以昙首为府功曹。太祖镇江陵,自功曹为 长史,随府转镇西长史。高祖甚知之,谓太祖曰:“王昙首, 沈毅有器度,宰相才也。汝每事咨之。”及即位,以昙首为 侍中,诛徐羡之等,平谢晦,昙首之力也。晦平后,上欲封 昙首等,会宴集,举酒劝之,因拊御床曰:“此坐非卿兄弟, 无复今日。”时封诏已成,出以示昙首,昙首曰:“近日之 事,衅难将成,赖陛下英明速断,故罪人斯戮。臣等虽得仰 凭天光,效其毫露,岂可因国之灾,以为身幸。陛下虽欲私 臣,当如直史何?”上不能夺,故封事遂寝。时兄弘录尚书
第4页

事,又为扬州刺史,昙首为上所亲委,任兼两宫。彭城王义 康与弘并录,意常怏怏,又欲得扬州,形于辞旨。以昙首居 中,分其权任,愈不悦。昙首固乞吴郡,太祖曰:“岂有欲 建大厦而遗其栋梁者哉?贤兄比屡称疾,固辞州任,将来若 相申许者,此处非卿而谁?亦何吴郡之有。”时弘久疾,屡 逊位,不许。昙首劝弘减府兵力之半以配义康,义康乃悦。 七年,卒。太祖为之恸,中书舍人周赳侍侧,曰:“王家欲 衰,贤者先殒。”上曰:“直是我家衰耳。” 节选自《宋 书·王昙首传》 文言文翻译参考: 王昙首,琅邪淋沂人,太保王弘的小弟弟。年轻时有学问和 品德,被授予著作郎,不去就任。兄弟分割财物,昙首只拿 图书而已。被征召为琅邪王大司马的属员,跟从大司马修复 洛阳园陵。与堂兄王球一同拜见高祖(曾良策注:刘裕); 当时谢晦坐在高祖旁边,高祖说:“这个人既是贵族又有大 德,却能够在军营里委屈他的志向。”昙首回答说:“已经 跟从了神明英武之师,自然使得懦弱的人树立志向。”谢晦 说:“仁慈的人果真有了勇气。”高祖听了高兴。来到彭城 高祖在戏马台大会宾客,参加宴会的人都写诗;昙首最先写 好,高祖看完后,于是问王弘:“你的弟弟与你相比怎么 样?”王弘回答说:“如果只让他做平民百姓,家里怎么能 住得下他。”高祖大笑。昙首有见识、智慧和气度,喜、怒
第5页

不表现在脸上,闺阁之内和和睦睦的样子。自己手里不拿金 子和玉器,家里妇女也不得以此作为装饰和玩物,如果不是 俸禄和赏赐所得到的,不从别人那里接受一丝一毫的东西。 太祖任冠军将军、徐州刺史,留镇彭城,以昙首任府功曹。 太祖镇守江陵,昙首自功曹迁为长史,又随府转镇西长史。 高祖非常赏识他,对太祖说:“王昙首深沉刚毅有器量局度, 具有宰相之才。你遇事都应该同他商量。”等到即位后,任 命昙首为侍中,诛徐羡之等人,以及讨平谢晦叛乱,昙首出 力最多。 谢晦被平定后,皇上想要封赏昙首等人,正赶上宴会聚集在 一起,皇上举杯劝酒,乘机抚着座椅说:“如果没有您兄弟 二人,这个座椅就没有今天。”当时封赏的诏书已经写成, 拿出来给昙首看,昙首说:“近日的事情,叛乱将要形成, 凭借陛下英明快速决断,所以罪人才被诛杀。我等虽然得以 仰借天光,报效微薄之力,怎么可以乘国家发生灾难之时, 以此作为自身的幸运。陛下虽然想要偏袒我,面对秉笔直书 的史臣怎么办?”皇上不能改变他的想法,所以封官的事就 搁置了。 当时王昙首的哥哥王弘担任录尚书事,又担任扬州刺使,昙 首被皇上宠爱信任,在两宫任职。彭城王义康与王弘在一起 任职,心里常常怏怏不乐,又想得到扬州刺史的职位,在言 语上也表现了出来。因为昙首在朝廷任职,义康担心他分了
第6页

自己的权力和职位,更加不高兴。昙首一再乞求皇上到吴郡 任职,太祖说:“哪有想要建造大厦而遗失栋梁之材你?贤 兄接连多次称自己有病,坚决辞去州官职位,将来如果同意 了你的请求,这个职位不是您又是属于谁呢?哪有到吴郡任 职的道理。”当时王弘长期生病,多次请求辞职,皇上不答 应。昙首劝王弘分出府中一半的兵力给义康,义康才高兴起 来。 元嘉七年,昙首去世。太祖为他的死而悲恸,中书舍人周纠 在一旁侍侯,说:“王家将要衰败,所以贤能的人先死了。” 皇上说:“只不过是我家衰败罢了。”
第7页



热文推荐
友情链接: 简历 面试求职范文 职业规划 自我管理 社交礼仪 76242百科